【廖大進】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TP-4 (本篇承接TP-3)。

達人殿堂

 
    

提早結束工作後,大和比平時更早回到位於市中心的高級公寓。 打開生髮水,仔細按摩每一寸頭皮。鏡中反射人影是相貌堂堂的中年斯文男,唯一缺陷就是頭頂那塊地中海型禿,大和不解為何父親和爺爺的強健髮根沒遺傳到自己身上,有些懷疑是年輕時到地中海攝影所帶回的詛咒。 其實大和原本不怎在意髮量,是因為被同事諷刺說一隻河童也想吃天鵝肉後才有所覺悟。 為了愛情,他需要改變。 一想到那名究極漂亮的模特兒Vivi,手上梳子按摩得更勤快了。Vivi是透過網路主動向大和搭訕的女孩,說是很欣賞大和放在部落格的攝影作品。 兩人在很短時間內熟絡起來,在幾天前,vivi於線上知道大和接洽到王之間的攝影工作後,就吵著要求大和帶她參觀、大開眼界,大和便抓準這個能和vivi在現實世界有更一步接觸的機會。 最令大和扼腕的是當時朋友阿團帶著砲友也硬要跟去、在那礙手礙腳,心想要是狠下心果斷拒絕他,自己說不定能和vivi有更進一步的進展,例如一起玩王座、做運動。 手機響起,來電是隱藏號碼。 「想請教個問題。」接通,陌生的男人聲音問道。 「請問你是?」 「和你一起到王之間的女孩是誰?」 「你是誰?」大和再問。 「你認識她吧?」對方像聽不懂人話,只顧著發問。 「干你什麼事。」是Vivi的男朋友嗎?發現女朋友變心到自己身上,所以打來質問。 「咯咯......」 「無聊。」大和掛上電話。 手機又響起。 「你他媽到底是誰!?」大和罵。 「啊?怎麼了?」這次是公司的後輩。 「沒事,認錯人了,有事嗎?」 「前輩前輩,航空城的宣傳攝影確定是由公司拿下囉。」聲音難掩興奮。 「這點小事不用特地打給我。」 「抱歉,心情太亢奮了。」後輩像忽然想起什麼,「對了!剛剛有個怪人來找前輩喔。」 「怎樣的怪人?」 「很高大,身高有一米八五吧,蓄著山羊鬍,髮型是遮住半邊臉的斜瀏海,感覺陰沉中帶著兇狠。我跟他說前輩已經下班,他還是不信,硬要走到前輩辦公桌,還像條狗一樣嗅了嗅前輩的座位。」 「沒印象有認識這種人。」大和想起方才那通詭異的電話。 「啊!」話筒那端突然驚呼。 「又怎麼?」 「轉12台,看新聞。」 大和拿起遙控,轉到C16區的地區新聞台,上頭正在播報一起命案,一對男子陳屍在汽車旅館內。男性死者屍身破碎,多處肉塊遺失,像是被活生生啃食後失血過多而死;女性死者則是頸骨斷折,死後才遭到性侵。 「看這噁心新聞幹嘛?」雖然畫面已經打上馬賽克,大和光聽主播敘述就有些反胃。 「下方的死者姓名,不是前輩認識的人嗎?」 死亡名單寫著兩個熟悉的名字:陳可團、蘇舒。陳可團,就是和大和在工作上偶有交流的朋友阿團,私下常一起參加人體攝影,因為阿團會提供不同的漂亮模特兒當作裸拍素材,對大和來說算是不錯利用的傢伙。 大和想到,聽說阿團會私下迷姦模特兒,難不成是因為這原因才惹禍上身? 「啊!?」 「又叫什麼?」 「前輩!畫面上的背影 ......」新聞正在撥放攝影機拍下的兇手身影。 「背影?」 「背影和來找前輩的那個怪人,好像一模一樣 ......」 電鈴響起,是來自警衛室的通報。 「晚點聊。」大和掛上電話,走到對講機前。 「周先生,有訪客來拜訪您,要請他進入嗎?」年輕警衛問。 監視器帶到訪客面孔,山羊鬍、斜瀏海,陰沉中混雜著殘暴的眼神 ...... 後輩言猶在耳的話語及新聞畫面組合成最壞的想像,大和寒毛直慄,恐懼自腳底竄上,「攔、攔住他,他是殺人兇手。」對著通話孔吼。 畫面中,男人自西裝內袋緩緩抽出閃著兇光的———— 「小心!小心!你後面!」緊抓對講機,激動地用力搖晃。 警衛疑惑,「周先生,你說......」 話來不及說完,子彈已梗住年輕警衛的咽喉。 鎗管指向監視器,躁動過後,對講機畫面化作黑白雜訊。 慌亂中,連襯衫扣子都來不及扣上,大和抓起皮包往外就衝。樓梯間數字顯示,電梯正從一樓往上。 ......那傢伙來了,來了。禿頭上盡是滴滴冷汗。 原本供他逃難的電梯,此刻卻搭載巨大威脅而來。左右張望,大和打定主意,拔腿朝一旁逃生梯向下直奔。大步跨著階梯,企圖拉開與死亡的距離。 九層樓的高度跑起來格外吃力,許久不曾運動的大和連滾帶爬下,終於安全來到地下停車場。 從皮包摸出鑰匙,解開BMW休旅車門鎖,快速坐上駕駛座後,大和這才放心地大口喘氣。他又突然想到,B級片中的瘋狂殺手,總是趁著主角鬆懈時從後座猛然現身,視線緩緩往後視鏡移動...... 沒人。 「媽的,自己嚇自己。」大和抹去頭上冷汗,暗笑自己電影看太多。 ※ 車行在入夜後寂靜的市區,危機大概已被拋在後頭,剩下就只要找個安全地方躲一躲、然後報案等警察逮住殺人狂就好。 轟隆一聲,原本陰鬱的天空響起悶雷,接著雨點落下。BMW拐進一條巷子,停靠在路旁,逐漸轉強的陣雨打在車窗上,發出啪啪作響。 思索後,他決定先向警方求救,拿出手機開始和接線員警敘述今晚碰到的事,「總之......就是那個電視上的瘋狂殺手,他幹掉我朋友,還幹掉我家樓下警衛,現在還想幹掉我。」 「請問地址是?我們馬上派人過去。」 報著地址的大和突然撇見,一台銀色奧迪就停在自已隔壁,搖下車窗。 「不對、不對,那個殺人魔現在在 ......」大車輛裡的男人,山羊鬍、斜瀏海,陰沉笑容,「......在我旁邊!啊啊啊啊————」急踩油門,BMW暴衝而出,用近似要將車翻覆的速度急轉竄出小巷,於地面留下甩尾後的深深胎痕。 毫不減速地疾駛在雨夜中,只顧逃命的大和像隻無頭蒼蠅亂竄,不知不覺穿出市區,來到通往鄰近城鎮的橋梁交界,前方閃爍紅藍交錯光芒,是警方設下的查緝站。 五名荷槍實彈的員警攔下大和。 「下車!」已大和一路狂飆的車速,員警沒有不把他壓下車的理由。 「救、救命......有人要殺我!」驚慌的大和打開車門,顧不得外面下著雨,像遇見救星那樣撲倒地。 「怎麼了?」穿著黑色雨衣,貌似領隊的人問。 「新聞上那個 ...... 殺人魔、來了、他有鎗、小心。」 「哦?」像在展示自身火力也很驚人,領隊輕蔑地晃了晃手上衝鋒槍,「菜鳥,把這個禿頭帶到旁邊看好。」 其中最菜的一人上前把大和帶到後方警車處盤問,大和嘴上虛應對方問題,眼神離不開後方逐漸靠近的車燈。黑色奧迪在距離檢查站約二十公尺處停下,白色車燈折射雨水,散出顆粒狀的光霧。 「下車。」領隊用鎗管指著奧迪駕駛。 「長官,外面下著雨呢。」 「這裡我說了算,下車!」 「咯咯......好吧。」 男子高大軀體暴露在雨點中,被雨水沾濕瀏海緊貼側臉,面容更顯冷峻。 「背對我轉過身,雙手抱頭。」 「這樣做,你會後悔。」男子輕笑。 「不照作我會馬上讓你後悔!」領隊用槍托側擊男子側腹,餘下四名員警不敢懈怠,紛紛於後方舉起手中鎗械。 「咯咯.....」舉起右手,「提問,今晚的雨水,是不是帶有一點薄荷香氣?」 「你說什麼?」領隊用力吸氣確認。 像被施了魔法、也像是因停電而突然停止運作的機械人那樣,五名員警在大和眼前一瞬全癱倒在地。「怎麼了?」站在最後方的菜鳥不受影響,快步上前想探視狀況。 雨聲混雜著鎗響,鑲在菜鳥員警額頭的子彈止住向前腳步,和著血的腥雨飛濺在大和頰上,留下鮮紅斑點,隨即又被雨水沖刷而下。 「提問,剩下這四個警察能制住我嗎?」托卡列夫手鎗指著地上一動也不動的領隊,「說錯了,是三位。」 天空又落下一道悶雷,雷聲過後,領隊頭顱綻在濕漉地板,大腦的一部分被淹起的水位帶向低窪處。 「二位。」 「一位。」 「沒了。」 啪喀,子彈用盡。 「啊,算錯了,還是一位。」 褪出彈夾,男子填上新的彈藥。 砰。 「現在真的沒了。」像是刻意要讓人恐懼那樣,男子張狂大笑。 原本近在呎尺的救援在傾刻間化作飛滅,體悟到死亡逼近的絕望感湧上咽喉,大和為求保命,往身旁草叢一越,滾落至橋下。 鋒銳芒草與石塊在他臉龐劃上傷痕,滾落至底部的大和拖著多處挫傷身軀,拖命往黑暗處行進,盼望陰影能遮敝殺人者的視線。 摸黑縮進因河水乾涸而露出的橋墩夾縫內,大和屏住呼吸。 四周可以說是伸手不見五指,只要這樣躲著,或許可以得救。大和是這麼樂觀的想。 「你知道嗎?我追殺獵物從不仰賴視覺。」 心臟劇烈鼓動,大和快要哭出來,「不要殺我,求求你。」 「和你一起到王之間的女孩是誰?」 「網路上認識的,叫vivi,她求我帶她去參觀王座.......我和她不熟,真的。」 「你和它不熟啊,是我搞錯了。」男子嘆口氣。 「真的嗎?就說嘛,我跟你無冤無仇的.......怎會......」 「什麼也問不出,你這廢物。」托卡列夫抵住大和額頭。 「我真的和她不熟,你逼我也沒用啊!」大和哭喊,「那天我就只有帶她去王之間,然後又去參觀三星飯店,接著就送她去車站搭車,連身體都沒碰到,真的......」 「三星飯店?聽見有趣的東西了,去那幹嘛?」 「Vivi想要看奧爾迪加大樓裡面頂級套房的裝潢,她說她想當室內設計師......剛好我又有門路,就帶她去看了。」 「不錯的情報,決定給你機會活命。」 「謝謝大哥.....謝謝大哥不殺我.......」大和下跪連聲道謝。 「提問,這是什麼味道?」 「薄.....」還沒講完,大和只覺自己氣力盡失,只能一動也不動的任由男子將自己攙扶起,倚著橋梁坐下。 男子不知道用什麼鋒銳物朝大和腹部劃下。 「加油,好好活下去。咯咯.....咯咯.....咯咯咯咯.....」男子狂笑聲逐漸遠離。 小腸在腹部裂痕處搖搖欲墜,眼看就要落出,大和卻連用手遮掩傷口的力氣也沒,只能任由性命像被引燃旺盛火焰的蠟燭般迅速消逝。 意識還很清醒。一節小腸已探出身體,沾上冰冷雨水,是磨人的刺痛。 手指微微顫動,右腕提起,就要觸碰到傷口。 「啊.....啊......」最後一寸力量在此時透支,手指喪氣地垂下。 終於,腸子自腹部落出,觸地時,撞擊大和身旁的水跡,發出啪滋、黏滑,令人不舒暢的噁心聲響。 用失去光芒的雙眼,垂視著自己落出的器官,活著突然變成一種折磨。想死,死亡卻慢得像沙漏上層的細沙,一絲一絲地遲緩落下。 擾人的悶雨,停了。 來源 :廖大進